有些事,現在不做以後就沒機會了

the issue we face,「對於目前的KPI及所訂立的目標,是不是真的對臺東的志工、學童,真正的有效?」每當到新的單位進行推廣,這是我們在過程當中,一直持續遭遇到的問題,但是就在好幾次被詢問的過程,這真的是問題嗎?

the issue we face, 沒用VS.有用

「子獨不見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東西跳梁,不辟高下;中於機辟,死於罔罟。今夫斄牛,其大若垂天之雲。此能為大矣,而不能執鼠。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彷徨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不夭斤斧,物無害者,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莊子.逍遙遊》

整篇文章,我們可以從莊子的逍遙遊中的節錄,進行對照。上面節錄短文整體大致的意思是:「當一個事物在被世俗定義真正的『有用』之時,是否真的有用?抑或是為自己帶來災害?一個事物被定義為『無用』之時,他是否真的無用?還是為他帶來無用的效益?」

教育議題 the issue we faced,Micro:bit上課教材畫面

這個觀念,對應到我們目前在教育推廣層面的執行,其實也是如此。當詢問我們說這些KPI在對於小學學子在國高中是不是絕對有幫助?(更多相關議題:司馬林魚流浪記(上) – 資訊教育要得到的是何物)或者是否對於協助的志工而言有所幫助?我們不敢真的給與正面肯定的回覆,我們只能說:「這樣的模式,是訓練孩子、學子對於思考維度方式之一,但是在未來他自己是否真的會用到,我們不知道。只知道我們準備了另一未來人生闖關配備的武器。」越多武器,越多選擇,無不是對於未來的種種挑戰的先備條件?

別急著說沒用,「至少」你做了

在面對這樣的狀況,也可以對應到我們自己本身。

很多時候很多參與團隊的志工們,都是為了畢業門檻的時數而來,而每當問其後續有沒有要繼續來服務的時候,大多數的回應都是否定,他們告訴我們說:「這個在未來,他們應用不到。」

教育議題 the issue we faced,志工指導長者

面對這樣的回答,其實我們當下也只是欣然接受,並沒有過多的反抗或對於該結論的反詰,因為這單單只是意見詢問的過程,但是回到問題的本身,我們可以開始進行探討,是真的沒用嗎?在我們整體的運作模式底下大概可以初略分為「策劃層」以及「運作層」。

在「策劃層」的每個人,是對於數位志工極度有熱忱的人,他們也會隨時到運作層進行支援以指導;在「運作層」的每個人,都是初階加入數位志工的學員,他們會先學習諸多上課所需要的技能和教材,並主出隊服務,每經過半年(每次學期結束)都會問他們是否要繼續留任或學習更多事項,而到了滿一年之後,才會讓他們進入到策劃層的級別。

而在學習的過程主要教程選擇有「Micro:bit教程」、「Micro:bit/UNO自走車教程」、「動態攝影教程」、「靜態攝影教程」、「3D列印教程」、「平板教程(延伸相關APP內容)」……等,諸多對於教學上面的學習,整體上每個人都得學到的技能為如同講師在上面,進行課程教學而非照著投影片的字唸,訓練自己在發表上面的口才及臨場反應能力。還有那些附帶在各個課程的後續作用,舉兩項本年度推行的主要課程來說。

其一,「Micro:bit教程」、「Micro:bit/UNO自走車教程」,此部分針對學子的問題解決能力進行出發,最主要訓練志工們對於問題的尋找及解答,如:自走車跑不了,是出在程式匯入錯誤?杜邦線接錯?馬達線壞掉?抑或是程式撰寫錯誤?透過不同的可能性推演,讓志工們訓練拆解問題(自走車不動à輪子無法轉動)、找出問題發生的規律(重新測試是否只有輪子不動的問題)、歸納問題發生因素(輪子不動的因素為可能程式匯入錯誤、杜邦線接錯、馬達線壞掉、程式撰寫錯誤)、執行解決方法(執行各項因素解決方法)

其二,「動態攝影教程」、「靜態攝影教程」,此部分針對志工製作一部完整影片進行出發,讓志工從零學習攝影、影片企劃、後製等進行出發。最主要是訓練志工可以完成各項活動紀錄及剪輯,具備初始的影像企劃能力,對於想學行銷相關的議題更可以從此導入,因影片已成目前最低的入門門檻。

還有後續的課程,都是針對志工們的各個不同面向進行培養和出發,但是這些課程都有同樣的特徵,需要花上時間研究及投入,否則都將只是模仿這個課程的內容進行出發,而這樣的內容真的對未來就業有效嗎?老實說還是:「不知道」但確定的是我們就是學習了一項面對未來闖關挑戰的武器,並幫助新進志工們進行各項領域嘗試、還有職涯探索。

定義及標準的衡量?

雖然這在當下對於志工而言是無用之事,但是這些無用之事卻得做,它帶來後續有持續讓這個數位教育巡迴得以繼續,讓更多在地的孩子能夠接觸到這些東西,另外也讓志工對於技能的汲取有了初步的學習,這是其所帶來的後續效益,即便它所帶來的投資報酬率並不是太高,但是這一丁點的累積都是邁進下一步的開始。

教育議題 the issue we faced,孩子用心操作著教材

關於「無用之事是否去做」的定義和標準,其實就是沒有真正的定義及標準。拉到參與志工這個事實而言,其實就是學習一些關於不同面向觀的技能和運作模式,而透過這樣的方式,可以讓自己不必花上昂貴的學習費用,而是在以免費的身分進行付出之餘,藉此去思考、觀察參加該組織運作和執行方式是否有所不同,以及哪裡可以擷取優點到未來使用,從這個觀點來看,最主要就是鎖定自己的未來目標是需要甚麼進行出發?如果甚麼都不知道,那就先隨著團隊進行吧,在過程當中一定會找到自己想要的事物。

如果說每件事情,就是短短一年當中就可以學習到所有東西的概念,那麼這個世界上也不會有研究人員還有專業。處在更迭極快速的世界和消息氛圍底下,我們不自覺也跟著快了起來,但是回到專業層面,還是得慢慢地琢磨及耕耘,這是對於人本身過了不管多少年以來,都不會改變的事實,只可惜我們常常忘了這點,一直付諸我們的「速食教育」。

在〈有些事,現在不做以後就沒機會了〉中有 5 則留言

    1. 無法,有兩個原因。
      1.按法規來說,志工必須取得基礎志工訓練跟特殊訊聯才能當志工。
      2.以現實狀況來說,不用專業技能出勞力的我們稱作為義工,只是這個詞被修改都稱為志工了。
      志願服務,應該越來越走向專業,然後能夠府輔助自己的本業,否則靠熱誠跟愛心…實在難以持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