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林魚流浪記(下) – 資訊教育是否就是未來

議題,數位志工走訪各地

Issue:根據教育部所公布的《2016-2020教育部資訊教育總藍圖》,裡頭所提及之四大目標「學習面」、「教學面」、「環境面」、「組織面」進行總體規畫及策略擬定,對於資訊關鍵能力、自主學習、培訓教師深度學習、學習不受限、資訊人力進用/配置這幾大方向進行培養,自二零一九年初截至二零一九年二月底,我們針對幾間服務學校進行訪談,看看第一現場者,對於資訊教育的看法何在?

Issue:孩子學資訊,要的是深度還是廣度?

在課程編制裡頭,這個問題是在初期設計時常面臨到的。在「深度」層面,是對於同一個概念和內容作垂直面的學、技探討與了解讓成果更加精熟、完整;在「廣度」層面,是對於學、技類似概念的探究、區分,讓原本所具技能可以達到增廣知識效果,最終融會貫通。而兩者對於學習而言,均是把雙面刃,過猶不及,在何種程度、指標才能符合在這一地區、這一群體、這一學習模式?

興隆國小資訊老師說:「我覺得學生他們目前對於平板、APP的廣度夠,但在深度的部分比較弱一些,如果可以加入讓他們有興趣的APP,那麼就可以有深入探索的機會。」

針對這麼多議題的討論及觀點的不同,讓我們不禁設想:

Issue: 究竟資訊課程是否可以真正可以融入校園?

邁入電腦世代以來,各個學校未停歇針對其軟、硬體設施進行網路、資訊規劃,其用意無不是在於縮短作業流程時間以及讓教學方式更有效率、多元。據此,在民國79年建構起「臺灣學術網路」開始,由大學開啟的網路服務往各級中小學邁進,一路上為了媒合課程、教學、師資、設備等需求,開啟了諸如《資訊教育基礎建設計畫》等,加快各級學校讓資訊導入校園的策略。然而透過各項計畫的支持,是否真能有效融入校園?還是說仍有那些力有未逮而我們卻不知道的地方?

富山國小資訊老師說:「翻轉教育這塊他正在流行,資訊、機器人教育也已成為風潮,這些我都蠻希望引進來的,但目前還是礙於因為課程編排上的問題,這部分還是接下來要努力的方向。」

長久以來的轉變不只是軟、硬體增進,更重要的事情是教學模式從「『Learning from Teacher』到『Learning with Teacher』」。科技進步底下,這觀念帶給教育圈鉅變及轉變。但在民國106年教育部所修訂公布的《師資培育法》,整體而言,目前還是著重在大方向上,諸如:「規範國內師資/外僑教師/偏鄉教師等師資資格取得」、「特定名額保障權利」等規範。而在各級大學目前所授予的師資課程,在「教育方式類型」這個向度,似乎也已定型成理論教導。針對模式的變動,讓我們不禁設想,是否學程出來的老師也可以追上這瞬息萬變的教育生態?

Issue: 資訊是不是真正助長孩子與社區?

回到孩子身上,到他們成長的社區,在學校所學的資訊教育,能否可以轉換成幫助社區發展的利器?根據教育部在民國104年所修訂的《偏鄉數位教育推動計畫105-108年》,在計畫中希望能針對偏鄉民眾、婦女、原住民、新住民、身心障礙、中高齡、弱勢民眾等族群與微型企業,提供其資訊素養、電腦設備普及與推廣、電腦近用權等方面,進行補足及提升最終讓區域內的個體有個公平網路環境。

鸞山國小主任說:「我們學校所樹立的願景為讓學生快樂學習接著創意生活,成為數位時代的『布農』,希望孩子能藉資訊教育來跟上數位時代的進步,不因偏鄉而產生數位落差,落後都會區的孩子。」

單一探討此政策底下,是否在推動之餘,也付出了相對應的代價?抑或孩子在學校,未能有充足的機會汲取資訊技能來協助社區?計畫當中包刮成立多所數位機會中心(Digital Opportunity Center,DOC)讓居民方便上網與收訊,提升民眾電腦、網路普及率及使用率,另外也可藉此鏈結學界以及產業界,活絡地區學校、產業,最終用以縮減數位落差。而這樣的推動是否真讓落差進行補足?還是讓那些原本拿不到資源的群體,離這社會又更加遙遠?

Issue: 關於資訊教育的未來目標何在?

那麼說到底資訊教育的未來,到底目標何在?是強調對於運算思維的加強,讓學生具備問題的解構能力,還是強調在近年來臺灣教育界所提及的「STEM教育」,其英文字母分別代表為科學(Science)、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數學(Mathematics)的縮寫,起源於二十世紀九零年代美國,由Heather B. Gonzalez 和Jeffrey J. Kuenzi 在《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STEM Education: A primer)》所提到的教育理論,希望藉此培養科技人才,用以增進科技與經濟發展,並著重於跨領域、動手作、發明、創新、解決問題(現今也有STEAM教育的產生,多了藝術A(Art))。而這個模式的目的,最終是否是將孩子導向為一位全方位的「超人」?

北源國小主任說;「我覺得小朋友的資訊能力,還是主要以提升為主,希望他們學會這些東西以後,不用靠老師來教他們,而是能透過自學的能力。讓我們可以給他們一個工具,他們學會去收集資訊。」

的確,關於資訊教育的未來目標,在這個時刻訂立,基本上都趕不上資訊科技更迭的速度,或許透過自學這個選項,才能有機會買到這班通往未來的火車票卷。

Issue: 資訊教育是否適合普及化?

在執行了多年的資訊相關措施的決策,換個角度,是不是真該思考究竟資訊教育適不適合普及化呢?還是說會因為這樣的普及化,其實無意間加重了部分家長對於資訊教育這件事的看法歧異?抑或是因為這樣的現代「風潮」而毫無設想的開始並持續汲汲營營著?而普及化的模式真的是我們在資訊教育推行的過程所強調的嗎?還是基於哪些不得不的外力?

尚武國小主任說:「除非是在社經地位或社經背景比較高的家長,不然家長很多時間他自己經濟上要兼顧就已經是很困難的情況下,還要讓小朋友培養資訊能力,實則上有一定程度上的困難存在。」

從體制內推行的教育模式,雖然會較完整,但也容易因為一些評分、評量的方式,讓外界補習班蔚為風潮。基於高分、未來升學、不能輸在起跑線的理由,開始邁進補習班,針對越趨「多元入學」的評分方式,五花八門的補習種類也隨之產生,這樣的方式,是否真讓孩子知道學習的目的及精華?還是說只是為了眼前的學校?那麼換個角度來說,那些原本在生理需求維持就已經很困難的學生,對於他們而言,這是否為危機還是轉機?

Issue: 資訊是否一定就是未來?

探討了這麼多問題,讓我們不禁想詢問的是,究竟「資訊領域」就一定是未來嗎?還是說只在這段期間的一項顯學?而如果是,那麼資訊要發展的過程,我們需要注意些甚麼?諸如人才培育的過程,應該在何時開始進行?而科技發展是否為人與人之間互動的墊腳石還是絆腳石?

紅葉國小資訊老師說:「在資訊上面,我覺得這個東西是未來的流行、顯學,今天我們要把資訊教育定義在使用軟體還是具備邏輯思考推理的這些能力?這都會造成不同的結果和策略的擬定。」

還是根據這幾年來的產、官、學界的變化,不可否認這的確是項趨勢,但也難以預測在未來的世代,又會出現一個嶄新的技術,取代人類目前進行的開創及發展。而我們認為,即便是資訊教育還是未來科技,這些都只是項幫助我們前進的輔具,真正重要的,還是回歸人本,唯有保持人與人之間互動的溫度及關懷,才能讓這些利器發揮百分百的成效。 (點我查看更多關於此次專訪的影片 或者再來回顧上篇:司馬林魚流浪記(上) – 資訊教育要得到的是何物)

在〈司馬林魚流浪記(下) – 資訊教育是否就是未來〉中有 6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