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單「形」道的孩子

注視Micro:bit程式積木的學童

在服務的過程當中,尤其是在偏遠地區,我們常在上課完的同時,總有幾個小朋友,馬上收拾好自己的書包,趕緊回家。課後,每回在與老師聊天的過程,才意外發現這些孩子,是打理家中大小事的要角,而往往他們也來自單親家庭 – One way

One way , 遺忘的社會一隅

根據衛生福利部於2017年單親家庭子女數的報告中指出,單親家庭的父或母雖有工作,但超過七成的他們往往入不敷出,甚至能得到政府福利津貼或補助者僅有接近四成,可怕的是在這群體中,還約有五成的家庭有貸款及債務,平均金額高達148萬元。換句話說,在還未出社會前,這些孩子,已承擔比別人還重的生活壓力,起跑點早就遠遠拉離一般人,我們猜想,如果不是政府強制執行義務教育的政策,這些孩子這輩子,很難有接受教育的機會。(看更多相關議題:我們,只有一次機會為甚麼…我們是偏鄉?)

One way,上課專注樣子的學童

另外,這些孩子往往有著相當濃厚的個人特質,即便是說話也好,還是默默在一旁的上課,他們總是比同階段的學生,還要來的穩重或獨立,抑或是以持平的態度與老師對談,我們常稱他們為「小大人」。這意味著他們擁有較成熟的個性特質,但又未真正能駕馭這些成熟,雖然論表現上,不一定比其他孩子還要好或者穩定,但是有共同的一個特點,與他們以較熟稔和邏輯推理的方式攀談,總能讓他們重新拾起信心動手製作,而這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在於,讓他們知道了這東西「未來」的可行性、價值,在他們不確定或繁雜的心,打了一劑強心針。簡單來說,他們只是想要知道一條道路,那條可以通往明確未來的道路,其實更簡單來說,他們想要的是更誠摯的關心及關懷。

「老師讀書能有甚麼用?」

這是在這群孩子中,很常掛在嘴邊的問題,而我們一直不敢明確的對他們回答,因為我們知道,每句話對於他們而言是承諾也是信任,今天會如此詢問,已經將自己的心託付給我們,任何太滿或太明確的指示,都可能成為未來的引爆點。我們能做的只能說明當前效益,並說明這可能在五年內這個方式會是如此,但是過了這個時限,觀念或許會物換星移,讓他們知道持續的自主後續學習重要性。但很多時候我們知道,這些並不足以說服他們。

One way,孩子對於學習的機會常是相當模糊,需要有人一直在旁陪伴指導

「你可能很難相信,但在這世上,真的有很多孩子的父母將近工作十幾個小時才能達到與平常人生活一樣的水平。」如果要讓孩子論讀書去翻轉自己的人生,其實在這個資訊時代,雖越簡單但也越困難。因為對於他們而言,光是要滿足生理需求,已經耗費全身精力,哪裡還有額外的時間去汲取、進修,逐步陷入「馬太效應」。

念頭中的「以為」是歧視

「為了抓捕我,甚至動用了軍隊,花了那麼多的錢,像我這樣的人,其實是有可能不會變成這樣的,小學的時候如果能有一個老師願意摸摸我的頭,跟我說我是一個好孩子,我也許就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可是在我五年級的時候,老師卻當面罵我:『狗崽子,沒錢你來學校做什麼,還不快滾』,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的心裡就長出了惡魔。」這句話來自《907天的告白 (907일의 고백)》這本書,作者是位在1989年犯下強盜殺人罪的罪犯,在1997年逃亡成功,在南韓引發一場軒然大波,再次被逮捕時是1999年,入獄後在獄中所撰寫的書籍,裡頭這句話,真真切切說出他在童年中的陰影。

One way,所謂的陪伴常常不只是簡單的出遊,而是情感上的連結

很多時候的行動,我們都將孩子視作不知道、不了解,但是往往就是這樣的心態,才造成孩子的陰影,其實孩子很聰明也很會替家中著想,只不過在那個階段,他們不容易表現出憂愁、不悅,但並一定代表沒事。

縝密數據底下的偏差

在衛生福利部2017年單親家庭子女數的報告中最後一段有個說明:「超過五成單親父(母)認為成為單親家庭後子女在心理健康、學業或就業、人際關係、性格行為、人生態度及對婚姻看法等方面不會造成影響」。

One way,獨自走在海灘上細看回想人生

在這項針對單親父母主觀方面的數據底下,可探討性很高,如果機率屬實,可看出孩子對於在與父母親溝通、相處呈現上有很成熟的表現。那些單親因素的影響一定存在,也不會消失,只不過在潛移默化中,很常被忽略掉,而當真正事件發生之時,才會逐漸探討,不過到那個時候,早已為時已晚,但有多少社會事件不是如此?

關懷一直都得在,得知了那些走在單「形」道上孩子,更是如此。在成長的歷程當中,他們已經歷太多,授課之時,有的時候決定是否進一步要求這些孩子時,更應該是如此,放下身段,成為他們在另一旁的支柱,讓他可以接近擁有和平常孩童一樣的生活。
(想查看更多東大數位志工團的消息嗎?趕緊前往我們的粉絲專頁,還有YOUTUBE頻道)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別忘了幫我們分享出去

在〈走在單「形」道的孩子〉中有 3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