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數位志工

孩子們專注地觀看3D列印的運作

在臺東地區,身為在地最高學府的我們,希望能夠串連各系彼此的專業,針對臺東地區諸多資訊議題,進行多方探討,並以實作進行漸進式導入,創作更多系統性的資訊教案,供體制內機構進行使用、討論。 -Volunteer

Volunteer:數位志工的從事

從團隊創立的初始,我們一直希望補足的是,地區中關於「數位落差」的部分,所謂的數位落差(Digital divide 別名為數位鴻溝),是指社會上不同性別、種族、經濟、居住環境、階級背景的人,使用數位產品的機會與能力上的差異。而這將是在資訊科技時代,拉開學童間知識獲取的關鍵因素之一。

volunteer,3D列印課程的進行讓孩子前來到講台前觀看實作

在過去以來,臺東的在地學校,因政府實施各項政策,因此在各地學校,幾乎都配有電腦教室,抑或有在地數位學習中心(DOC)進行資訊應用課程推廣,但應用上(諸如網路速度等等),各地因其他素質,卻有相對應落差,且數量並不是在少數。過去服務的一年以來,我們發現另一更關鍵問題:「認知落差」。(更多相關議題:在現實,志工背後司馬林魚流浪記(上) – 資訊教育要得到的是何物)

決定長/短期效益

volunteer,圖為前往紅葉國小並與史前文化博物館合作畫面

在服務過的小學當中,在市區及山區的小朋友,所接觸的事物,有極大的不同,而這也間接影響到他們對於事情的看法有所差異。比方來說,對於市區的孩子而言,在面對諸如3D列印機、Miccro:bit等課程的同時,會較有概念,因為學校在校本課綱內,已將部分內容納入為主要教授內容,而課程也配有相對應的資訊老師,進行教授;另一方面,在山區的孩子,則對於食農教育等議題,便比市區的孩子理解更多且更有額外議題聯想、擴展,甚至引申更多觀念進來,與老師熱烈討論。

這樣的現象,其實也代表著,對於資訊教育推廣的同時,在山區的小學,不得不說比市區小學慢了一步。因此,在資訊課程上前面較多的時間,我們會針對資訊教育這塊的導入,以及未來可應用的層面價值,作更進一步的說明,讓孩子知道,學這個東西是可以應用在哪些地方,未來可以怎麼作使用?

後期持續層面

volunteer,3D列印課程上課模樣

但在現實層面不得不說,團隊一走後,如果學校並沒有持續推動教案的話,學校的孩子則難以持續進行下去,主要的因素有兩點。

其一,有教案沒有教師,這樣的現況,發生在許多的小學裏頭,因為沒有相對的教師,在同樣的一間小學裡頭,一位教師可能不只從事教學,還具備得處理行政庶事,而這樣的情況,讓老師無法專心進行教學議題,因大部分的時間會花在行政事務。

其二,孩子們重視的不是教育內容,關於這點,目前也是團隊面對的問題,現今孩子們拿到智慧裝置,其實大部分的時間會花費在社群軟體及線上遊戲,對於相關知識性系統架構吸收,則較不感興趣。

因此關於課堂互動性及課後自學等後續議題,實則是團隊日後得注重的方向。
(關注更多與我們相關訊息,你可以Follow我們的粉絲專頁YOUTUBE官方頻道)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別忘了幫我們分享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