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我們是偏鄉?

綠島的夕照,在此刻更顯得此處的寧靜

「我們要去偏鄉進行城鄉差距的教育資源補足喔!」短短的一句話,卻道出人們心中的地位差距字眼,這樣的情況,在這個世上,常常被當作日常,沒有太多反駁或悖論釐清,只看著這標籤,掛在一塊富麗之地上。 -Remote Area

英雄主義下的窠臼

近幾年來,大家盛行偏鄉教育或者暑期返鄉服務營等模式,為他們所認定的「偏鄉」進行服務,內容大致上而言統整下來,是為當地的學子辦理一場教育與娛樂兼具的活動,陪伴這些孩子度過短期的營期時間,但是,這些營期的服務,真的是否有幫助到當地的孩子,還是說只是一場過眼雲煙的盛宴?拉遠點來看,這些對於當地教育來說,這僅是曇花一現的過客,且常常沒有真正量身打造那所學校校本課綱的課程內容,而是單單執行那些自己想做、想學習的人生歷練。而正是常在自訂英雄主義下的盲目現象,且陷入這種氛圍的人們,不會認為自己的想法有錯誤,常常誤把其他意見,當作是資訊不充分下的無效反對。

Remote Area:對於我們而言協助偏遠地區的一件事,就是創造體系上的教育循環

換個角度思考,究竟是學子幫助了老師完成他的課程企劃,還是老師的課程企劃幫助了學子?

 

究竟偏鄉(Remote Area)的定義?

根據教育部所公布的「偏鄉」定義:「地域位處偏遠且交通狀況不便者,或數位學習不利地區之學校。」以「教育資源」與「交通」層面作為觀點出發的偏鄉定義,對於普世的標準來說,似乎是說得過去的觀點解析,但是其卻未考量以在地人本文化為出發點的觀點進行考察,會發現其實那些偏鄉,跳脫了這標籤。值得思考的是,究竟是否要以名詞來定義一個在特定範圍資源匱乏的區域?我們的答案是,這是必要的。

Remote Area:協助在地民眾學習3D列印建模運用

當然知道教育部所制定規範的「偏鄉」內容沒有貶義,但是拉廣層面來探索這塊主題,這些地區便發現不自覺的掛上落後名牌,再加上大眾媒體的傳播以及隻字片語的圖文報導,加深人們心中對於「偏鄉」意象的扭曲設想,總結最後便是:「偏鄉是落後的地方,我們有能力的人可以前往去支助他們。」(更多相關議題:司馬林魚流浪記(上) – 資訊教育要得到的是何物司馬林魚流浪記(下) – 資訊教育是否就是未來)

偏鄉(Remote Area)不可怕,怕的是那字詞下所造成的不自信

在我們服務國小的這段期間,我們遇到了許許多多來自不同地區的孩子,不得不承認的事是因為資訊接觸量的差別,孩子們所涉及的話題及心理成熟度,彼此差異甚大。而這讓我們發現到,那些資訊量接觸較低的孩子,往往產生的不自信感,會比那些資訊量接觸較高的孩子來的多很多,對於任何問題,他們沒有辦法真正的給與一個肯定且自信的回答,而是以詢問、反詰的方式回答問題。

Remote Area:志工指導下,居民更懂得關鍵問題進行解決

而當我們詢問他們也鼓勵其回答之時,常換來的是:「因為我們是偏鄉嘛,所以懂得比較少。」這樣的負面回應,字句雖然簡單,但是卻道出那些我們現今尚未有辦法、能力可解決的痛。
(關注更多與我們相關訊息,你可以Follow我們的粉絲專頁YOUTUBE官方頻道)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別忘了幫我們分享出去

在〈為甚麼…我們是偏鄉?〉中有 3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